谷歌开源的K8S太“难”用?青云推KubeSphere抢占容器市场

来源:钛媒体 作者:秦聪慧

随着数字化转型的升级,互联网思维渗入各个行业,企业对IT架构的灵活性要求也越来越高。

以银行为例,原本只做大中型客户的银行,也开始瞄准随处可以获取的消费者,上线了手机APP,甚至推出了活期小额理财项目。客户群的变化必然带来业务模式的改变,消费者对产品个性化的需求倒逼原来每季度或者每半年做一次的版本升级向更高频度的版本升级的变革,如何能够实现APP等产品应用的快速迭代,成为他们最迫切的需求。

让企业架构向云原生进化,是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的关键所在。作为云原生的重要一环,容器也逐步成为云服务商争夺市场红利的焦点。

上个月华为云发布了容器多云和混合云解决方案,随后,谷歌云推出了具有类似功能的Anthos。而就在上周一家新的容器平台KubeSphere宣布加入了CNCF(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

KubeSphere是中国云计算服务商青云QingCloud(以下简称“青云”)旗下推出的多租户、容器平台,是谷歌开源容器集群管理平台K8S的发行版。通俗来讲,KubeSphere的功能在于使得K8S更加易用。钛媒体采访了青云QingCloud应用及容器平台研发总监周小四以及容器平台产品经理于爽,来听听这家云服务厂商是如何做容器生意的。

容器是云原生时代的基础设施,青云选择站队K8S

容器进入到公众视野,是从Docker的开始的。Docker原本是小型创业企业DotCloud公司一款容器技术的名字,2013年3月,由于行业竞争激烈,步履维艰的DotCloud公司宣布将Docker项目开源。

开源之后的Docker命运逆转,迅速占领了容器市场的90%。IT工程师们如获至宝,这款轻量级的容器引擎完美解决了开发者的痛点,原本部署困难的代码,经Docker统一打包交付之后,代码的修改、迁移变得更加快捷高效。

巨头们从Docker身上看到了容器的未来,纷纷开发容器编排管理系统,并逐步形成了各自的生态。例如,谷歌开源出来的K8S,Docker的Swarm平台,Apache的Mesos等等,竞争激烈。

最终为什么会选择在K8S上做容器生意,青云QingCloud应用及容器平台研发总监周小四认为,K8S、Swarm以及Mesos已经做得比较经典,如果青云再推出容器编排产品是没有机会的,只能基于这些产品在应用上做文章。但是应该选择三方中哪一个胜算会比较大,是青云需要考虑的问题。

周小四分析,容器市场与公有云IaaS市场有很大的不同,IaaS以资源的形势交付给客户,客户并不关注你的API接口是谁的,所以IaaS赛道上的服务商都在自建IaaS平台。而在容器市场,客户比较关心的则是所用产品的生态和标准,这决定了需要遵循什么样的规范来部署应用。生态的选择是一个谨慎项,如果站错,就可能失去很多潜在客户。

脱胎于谷歌十几年的系统架构,K8S产品的功能点、设计有非常多的经验积累,再加上K8S的生态和标准广受认可,青云判断K8S可能会成为容器管理市场的赢家。

虽然看好K8S,但K8S只专注提供容器、微服务的调度管理、编排等底层技术,并不提供存储、网络的对接,以及微服务、DevOps 等上层服务,而这些又是客户上云必不可少的功能。如果客户对管理、告警、日志等也有需求,那么他需要自己做的工作将会更多。

市场上,主流的云服务商华为云、阿里云、青云QingCloud在云平台上都有基于K8S的云服务,但此前并没有一个单独的产品针对K8S上层应用提供服务。推出KubeSphere,填补K8S上层应用的空缺,青云看到了云时代的新机会。

一边模仿Red Hat,一边吃掉单一容器公司

“Red Hat在开源方面做得很成功,我们也希望KubeSphere能做成一款成功的开源产品。”周小四表示。

Red Hat成立于1993年,总部位于美国,该公司以开源的Linux操作系统为核心,开发了RedHat Linux发行版。Linux操作系统于1991年发布,该系统只负责操作系统内核,用户需要通过大量的命令行操作才可以使用它,与此同时Linux缺乏许多上层应用,RedHat Linux发行版提供更人性化的交互界面和定制化的服务而获利,Red Hat开创了这种新的商业模式。

RedHat Linux有开源版本和企业版本两种,开源版本可以免费使用,但Red Hat不提供任何技术支持与保护;客户以订阅的方式使用企业版本,支付一定的订阅费用,小版本以及补丁可以随时下载和更新,如果第二年不续费订阅,开源版本的功能可以继续使用,但Red Hat不再提供任何技术支持,小版本和补丁也不再支持下载。

开源软件越来越受欢迎,是因为很多客户想要实现架构的自主可控,如果拿不到代码的控制权,有可能会被厂商锁定。按照这种模式,Red Hat实现连续64个季度的营收增长,2018年10月IBM以340亿美元的高价将其收购。

KubeSphere就相当于是K8S的发行版。

周小四认为,KubeSphere的优势在于它即是一个可以独立打天下的品牌,又依托于青云的生态。

KubeSphere是可以脱离青云QingCloud云平台而运行的,KubeSphere容器平台产品经理于爽透露,贵州一家政务部门的线上业务容器化,使用的就是KubeSphere商业版本,而该业务的底层计算资源使用的则是其他品牌的云服务。

独立性也使得开源的KubeSphere有希望渗入全球市场,靠青云的力量,KubeSphere商业版本很难实现这一目标。

于爽向钛媒体表示,客户在使用商业版本的KubeSphere时,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KubeSphere+网络”或者“KubeSphere+存储”等等,这时青云QingCloud多年技术积累和运维优势就会显现出来。

美国调查机构Grand View Research 2019年2月发布的研究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应用容器市场规模估值为15亿美元,预计2019年至202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6.5%。

看上容器市场的巨大潜力,青云QingCloud正在以云服务商的身份做容器的生意,不排除未来会吃掉一部分容器厂商的即有份额,这对业务线单一的容器厂商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热点排行

用户
反馈
返回
顶部